2019年在进城农民工中仅有多少人认为自己所居住的城市